香港交易所(00388.HK)

坐拥10万微商 有赞递表港交所 流量巨头还“带它玩吗”

时间:21-09-08 10: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日前,有赞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有赞科技或有赞)正式递表港交所。此前,中国有赞(08083.HK)发布公告称将进行私有化,拟撤回其在港交所GEM的上市地位。 

作为国内私域电商SaaS龙头之一,有赞科技拥有的明星资本加持不少。根据招股书,分派及上市完成前,高瓴资本通过Hillhouse KDWD持股5.01%,百度通过SPV持股1.17%,经纬资本持股8.77%。这个曾因公开宣布“996工作制”而“出圈”的公司,如今怎么样了? 

转板为何“改道”独立上市? 

最初,有赞科技计划通过介绍方式在港交所主板上市。 

2021年2月底,中国有赞发布公告称,将向股东分派中国有赞所持有的有赞科技股份,而有赞科技拟通过介绍方式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完成分派后,中国有赞将私有化退市。而就在日前,中国有赞再次公告称,有赞科技已重新提交以发售新股而非介绍上市的方式上市的申请。 

公告发布后,疑问随之而来:为何不直接转板,而是要重新在主板申请上市?这样的分派安排,对中国有赞中小股东来说,是利是弊? 

根据港交所上市规则,如果是按照2月份公告中提到的“介绍上市”方式,则无需在上市时发行新股,不涉及融资,包括转板上市、分拆上市、换股上市等多种情形,老股东不需要担心原先持有的股份被摊薄,但公司也无法通过这种方式募集到任何新资金。 

从结果来看,这种形式显然招致了市场不满,在“介绍上市”公告发布后,又叠加业绩增长势头放缓、不达预期等情况,中国有赞股价开启“跌跌不休”,从2月26日收盘时的每股3.31港元一路下跌,到8月27日收盘时已仅有每股0.73港元,几近“仙股”,直至8月30日发布有赞科技将独立上市的公告后,才遏制住了下跌势头,公告当日收报0.82港元,大涨12%。

中国有赞公告 图源:公告原文

根据最新公告,中国有赞原有股东有权根据分派,就每股中国有赞股份收取0.05077265股有赞科技股份,以每股26.2港元的估值计算,加上每股现金补偿的0.1352港元,相当于原股东能够就每股中国有赞股份获得1.4654港元,较8月27日收盘价每股0.73港元溢价100.7%。 

对比2月份公告,对股东的分派安排方面,除有赞科技估值从每股42.81港元变动为每股26.2港元外,并无其他变动。但是,2月份公告发布前中国有赞收盘价每股3.31港元,而按照每股42.81港元的有赞科技估值,股东就每股中国有赞股份能够获取2.3088港元,对比收盘价折让约30.2%,被市场解读为通过折价给有赞科技上市后在二级市场的股价创造空间。显然,最新公告中估值的折扣加上中国有赞股价的“折扣”,让这份分派安排看起来“有诚意”了许多。 

业内有投资人士表示,此前有赞科技希望通过介绍上市方式转战主板,相对独立上市,手续更为简便,对原有大股东也更友好,但后续市场反应不佳,公司可能是希望通过独立上市募集新资金,同时提振投资者信心。 

国内最大云端商业服务提供商 

根据招股书,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以2020年收益计算,有赞科技是国内最大的云端商业服务提供商,占有6.9%的市场份额。 

2018年至2020年,有赞科技分别实现营收5.57亿元、9.98亿元和15.7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41.5%。平台商家产生的GMV在此期间分别为326亿元、645亿元和1037亿元,而付费商家数量分别为5.9万家、8.23万家和9.72万家,对应的ARPU分别为9350.9元、1.20万元和1.61万元,均呈现快速增长趋势。然而在2021年上半年,来自快手的GMV持续下滑导致整体GMV增速放缓,2021年上半年GMV为481亿元,增速较2020年同期下降105.9个百分点。

有赞主要业务数据 图源:招股书

公司业务主要包括订阅解决方案与商家解决方案两部分。订阅解决方案指的是一系列SaaS产品,如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有赞连锁、有赞美业及有赞教育,以及部分SaaS定制服务。以营收规模最大的有赞微商城为例,它能够帮助商家搭建可通过多个社交媒体访问的店铺,还为商家提供了约100个营销获客工具,如多人拼团、限时折扣、砍价、社群接龙等,并且还有客户资源管理、数据分析等功能。2018年至2020年,订阅解决方案分别贡献营收3.15亿元、5.94亿元和10.48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56.6%,59.5%和66.5%。而其中有赞微商城贡献分别为2.63亿元、4.44亿元和6.34亿元。

有赞微商城界面 图源:招股书

而商家解决方案是为解决商家线上线下(300959)运营需求的一系列增值服务,主要包括有赞分销、有赞担保及有赞客。有赞分销为商家提供额外的分销渠道,按照交易流水的百分比收取佣金。 

有赞客是有赞科技推出的分佣推广平台,帮助商家对接网红、主播、自媒体等,收取商家支付给KOL的佣金的一定比例作为服务费;有赞担保则会对经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核验的商家及其商品进行标识,提升消费者对商家的信任度,同样按照每笔交易订单价格的百分比收取费用。但为人诟病的一点是,公司声称有赞担保并不构成对商家的信用及其产品质量的担保,消费者投诉无门。

有赞担保相关消费者投诉 图源:黑猫投诉

商家解决方案于2018年至2020年期间分别贡献营收2.36亿元、3.98亿元和5.14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42.4%、39.9%和32.6%;在2021年上半年录得1.55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2.31亿元同比下降32.6%,主要是由于2021年2月份起公司不再提供过往交易服务。 

“过往交易”即俗称的“二清”,一般情况下,消费者于商家店铺购买产品时通过微信、支付宝等交易方式支付时,微信、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服务商会将资金转至有赞关联方北京高汇通,北京高汇通再与相关商家进行结算,高汇通持有支付牌照。 

记者了解到,在部分情况下,消费者选择的支付方式不受第三方支付服务商支持,资金无法直接从第三方支付服务商转至北京高汇通,因此杭州有赞代高汇通从第三方支付服务商收取资金,并据此向商家收取交易服务费。然而杭州有赞并未持有支付牌照,这种情形可能引发法律风险,有赞从2021年2月起已停止提供这类“过往交易”服务。 

目前有赞科技依然尚未实现盈利,2018年至2020年非香港财务准则计量下(Non-IFRS)经调整亏损净额分别为2.15亿元、3.76亿元和2.79亿元,主要由于销售费用及行政费用的涨幅较大。其毛利近年逐步攀升,2018年至2020年期间综合毛利分别为2.24亿元、5.49亿元和10.47亿元,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0.2%、55.0%和66.4%,2021年上半年毛利率达到了69.3%。 

巨头自建流量闭环如何应对?

作为私域流量SaaS供应商,有赞的生态架构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用户超过10.9亿的微信是有赞第一大流量来源,2018年至2020年分别贡献了264亿、362亿、484亿的GMV,分别占总GMV的80.98%、56.12%和46.67%。其他流量来源包括快手、微博、小红书等,逐渐开始与微信“平分秋色”。 

但是,当巨头开始构建商业流量闭环,有赞该怎么办? 

2021年上半年,受到快手加速商业闭环建设的影响,有赞存量付费商家数量同比减少12.4%至8.75万家,快手主播客户大量流失;来自快手的GMV也在持续下滑,占总体比例已下降至20%,分析人士认为年底将下降至10%~15%。来自快手的GMV下滑直接导致整体GMV增速放缓,2021年上半年有赞平台商家整体GMV为481亿元,同比增4.1%,而2020年同期增速为110%。 

一位电商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从今年开始社交巨头自建闭环的趋势很明显,比如抖音、快手都在和淘宝脱钩,平台手握流量没必要把电商业务的钱分成给有赞等外部渠道,未来自建闭环肯定是大趋势。 

有赞的自救战略包括“ONE战略”和“K100战略”。前者希望联合更多第三方服务商,为商家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从而解决商家在进销存、客户管理、库存管理、物流管理等不同环节面对众多系统供应商而造成数据割裂的痛点;后者则致力于为大型品牌和零售商提供私域运营咨询服务、专家团队、生态合作资源支持,以及底层技术支持和数据赋能,进一步提升服务大型商家的能力。截至2021年中,K100计划的战略合作商家已有奥康、泸州老窖(000568)、农夫山泉、伊利等众多知名品牌,而中大型存量付费商家数量同比增长超100%,占比已达18%,2020年同期为10%。 

更大型的付费商家意味着更高的订阅版本以及更多的增值服务。以有赞微商城为例,分为三个版本,基础版年费6800元,专业版年费1.38万元,旗舰版年费2.68万元。相比基础版,专业版和旗舰版能够提供更多营销获客玩法与数据工具。2021年上半年,有赞商家整体ARPU达到7582.1元,2020年同期为7070.3元。

有赞微商城使用价格 图源:有赞官网

内忧外患之下,有赞科技能否找到自己的盈利拐点,银柿财经将持续关注。